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黄大仙开奖结果大全 > 正文
  • 于谦:说相声是我的副业玩儿才是我的主业
  • 日期:2022-08-04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父母因为工作原因常年离京,于谦被丢给了姥姥与5个姨,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这阵容得把我惯成啥样。”

  关键大人们还各种支持,认为玩儿就是最好的教育。迷上养鸟,腾出半个厨房让他折腾;想钓鱼,用缝被子的棉线帮他做鱼线。

  有一天,场院边卧了一头牛,于谦蹲地上3个多小时,看它的嘴不停咀嚼。“它现在肯定很快乐。”于谦在心底默默地想。

  多年后,看动物吃饭,成了他一大快乐来源。遛鸟,逗蛐蛐,玩乌龟……整个童年,于谦玩疯了,为此邻居们编排他:

  在备受宠爱、极尽自由的环境中,于谦养成了温厚与谦和的性格,“那些恶的、丑的,我真的没有概念,所以就善待一切人与事物”。

  不能外出的日子,于谦盯上了家里那台留声机,“这玩意有什么乐子?”很快于谦找到了乐子,那就是相声。

  彼时正值中国相声的巅峰,侯宝林、马三立、刘宝瑞等等大家,说学逗唱,妙趣横生。

  于谦听得入了迷:“太好玩儿了,我要去学这个。”12岁那年,于谦毅然退学,考入北京市戏曲学校相声班学艺。

  相声是门手艺活,学手艺没有不苦的。在曲艺班的学习,磨的是真功夫,集训考试再集训考试,通过3次严苛考试后才能结业。

  即使被老师当面摇头,评价他“不是这块料”,于谦也没有丧气,不厌其烦地训练。

  改革开放涌入大量新鲜事物,霹雳舞、disco成为了新时尚,相声的社会地位断崖式下降,没人再愿意听相声。

  被轰下去几次,于谦想了个法子,让唱大鼓的老师改唱歌,让拉二胡的老师改弹吉他。

  关于相声能想的法子都想了,万事不强求的于谦淡然了,“能干就干,不能干就算了”。

  从春天水面解冻开始玩起,哪里有鱼就往哪儿走。一直玩到十月底,大风一起,进山逮鸟,拿着工具,带着帐篷,我们在山里一住就是半个多月。

  等到候鸟迁徙完毕,就进入水库区捞虾米,一玩儿又是一星期。直到天气大冷,水面封冻,我们这才回到家里,继续养鱼驯鸟、吃吃喝喝。

  他说:“玩儿使我不感孤独,远离寂寞,躲避了相声业界的消沉氛围,忘掉了事业的坎坷不顺,交到了朋友,学到了知识,认识了自然,体会了友情。”

  他是《编辑部的故事》(点击可查看)中的片警,是《海马歌舞厅》中的顾客,是《李卫当官》中的知府,是《绝色双娇》中的算命先生,是《京华烟云》中的管家......

  “在不同故事里体会不同的人生,这也是件好玩的事。”于谦慢慢从演戏中体会到了乐趣。

  老婆白慧明就是他在剧组认识的。青春靓丽的外语学院女生遇上幽默风趣还会玩的男青年,他们顺理成章地一见钟情,最后白姓小姑娘变成了于太太。

  结婚那天,于谦又玩出了新花样,他带着穿婚纱的新娘子,与一大帮人去街上吃了顿卤煮。

  婚后,于谦仍在剧组跑龙套,收入时好时坏,极其不稳定,有时还要靠媳妇的工资过活。

  于谦没有大男人的别扭劲,他只想法子让日子快乐起来,吃泡面都能有烛光晚餐的氛围。

 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,2004年,于谦正式加入德云社,把爱好变成了谋生手段。

  他找了一个3亩多的院子,专门用来养自己的动物,后来院子拆迁,他干脆在郊区建了一个60多亩的动物园,取名“天精地华宠物乐园”。

  马、狗、鸡、鸭、牛、孔雀、猴......有自己买的,也有朋友送的,有名贵品种,也有杂交品种。

  养鱼,首先“蹲水”,自来水先搁上一天,把氯气放进去。然后就是“破鱼”,“破鱼”是件麻烦的事,先去市场挑选便宜的鱼,养个半个月一个月,还活着,说明水没问题,再把“上好”的鱼放进去。

  所以,想玩好并不简单,于谦玩得那叫一个认真透彻,每种动物的历史传说与文化典故,他都如数家珍、信手拈来。

  后来他把这些集结成书,加上相声的语言风格,竟然有种“看字听声视人”的错觉。

  冰糖紫是个什么颜色呢?咱们小时候吃那冰糖啊,它不是现在的白色儿的,它里边有含糖的那种杂质,稍微带点儿颜色,就是发紫的那么个色儿,有点半透明,淡淡的紫色。

  还有那些养动物的趣事,读后真是让人向往,不得不由衷地感叹一句:“谦大爷也太会玩儿了!”

  养这种鸽子的人,在鸽子尾巴上系上一个哨,于是鸽子上天,带着哨子,发出一种响声,“非常悦耳安详”。

  有人质疑:“有钱人才能玩,穷人只能奔波。”于谦说:“玩儿是一种心态,比我有钱的不一定有我高兴,我没钱的时候也玩得欢腾。”

  漫画家蔡志忠曾经说过:“选择自己喜欢的事,把它做到极致,是人生最大的快乐。”

  无论喜欢什么东西都能做到极致,并且能在玩乐中顺便把钱给赚了,这是于谦最让人佩服的地方。

  就连煮疙瘩的汤,也是好东西。三伏天儿,懒得做饭,弄碗面条,撒点葱花,来勺咸菜汤那么一浇,再配条黄瓜。

  一手端着碗,一手连拿筷子带夹黄瓜,秃噜几口面条,咔嚓咔嚓咬两口黄瓜,满口生香,暑气顿消。

  饼子松软又焦脆,小鱼全身酥烂,不用吐刺,棒子面的香甜混合着鱼的浓香,乾隆皇帝管这道吃食叫佛手糕千眼鱼。

  热饼卷凉肉,让热气把肉里边的冻儿和油给熥得半化不化的,肉汤浸到饼里,两只手攥着饼卷,大口大口地咬,过瘾,解馋!

  从北京烤肉的前尘往事,到大盘鸡的出身之谜,从糖炒栗子的宋朝典故,到一碗打卤面的轶事传奇,于谦都能娓娓道来。

  眼睛微闭,满脸陶醉。一边是茫然的狗子,一边是陶醉的于谦,网友们大呼:太有意思啦!

  有音乐人评论他是:摇滚不死,弹狗不止。这就炸出了他的另一个身份——北京市摇滚协会副会长。

  2017年的《围炉音乐会》,于谦拽掉长衫化身rocker,跟黑豹合唱曲目,不落下风。

  在相声演出中,崔健(点击即可查看)的《花房姑娘》《假行僧》是于谦最拿手的曲目,“我是从小听崔健长大的孩子”。

  于谦正面刚道:“我只是德云社的员工,只不过我的搭档是郭德纲,人家凭什么给我股份呀。”

  有一个回答是这样的:他让我相信,即使有一天,躺在病床上,戴着氧气罩,他也能和你快活聊到天亮。

  于谦说“玩儿”是自己最大的优点:“面前就一茶杯,我都会琢磨,有什么好玩的。”

  于谦的玩是懂得生活,享受生活。从细碎生活中找到乐趣,让自己尽兴的同时,也让周围空气热闹起来。

  品过人间烟火气里的美味佳肴,聊完人间可爱中的奇趣动物,这回谦儿大爷带您走老街逛老巷,什刹海里摸鱼,小茶馆里听曲儿,重返一次青春年华,探访一回千年古刹。拉大弓,扯大锯,童年奇趣盎然眼前;蓝靛厂,火器营,老北京的韵味跃然纸上。甭管是大茶馆还是小茶馆,不论是三蹦子还是三轮车,布衣暖,菜根香,平凡百姓的鸡毛蒜皮就是人间的温柔。在这本书里,谦儿大爷很高兴地给您提个醒,让您想起生活中不只有工作、付出和一地鸡毛,同时还有回报、获得和数不清的小快乐。人间二字说来道去,不外乎一句:“吃了吗,您嘞?”